當前位置:首頁 > 歷史軍事 > 孺子帝

第六十二章 夜色籠罩

    (作品相關里上傳了四篇文章,間接解釋了我對本書的一些設定,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看一看。)

    皇帝做出承諾,要為無辜被殺的豪杰正名,花繽哼了一聲,“陛下對江湖一無所知,更不知‘俠名’為何物,談什么正名?”

    花繽看了看桂月華等人,“天亮時若是還不能引來那位高手——就不必等了。”

    俊陽侯匆匆下樓,三名江湖人冷冷地盯著皇帝。

    韓孺子毫不退卻,在三人臉上一一掃過,對桂月華說:“你明明有幫手,之前為什么非要一個人去抓我呢?”

    桂月華臉色一沉,沒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珍惜臉面,不肯以多敵一,就像俊陽侯珍惜俠名一樣。”韓孺子自問自答,覺得江湖人很難理解,轉念一想,江湖人求名、朝堂大臣求權,頗有幾分相似之處,“可你戰敗了,豈不是更丟臉面。”

    桂月華白凈的臉上幾乎要沉出水來,“敗給偷襲并不丟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受傷之后還是找來了幫手,說明你不那么自信了,如果那個人現在光明正大地站出來,你會同意單打獨斗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是打敗了呢?這兩位會車輪戰嗎?你們會放我走嗎?”韓孺子的疑問一個接著一個。

    桂月華快要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,“桂某縱然學藝不精,也不會害怕一個女人,她若敢出來,我愿與她一對一公平比武,要是我輸了……”桂月華不能承諾釋放皇帝,抬高聲音說:“今天就死在這里!”

    韓孺子搖搖頭,“我只是對江湖規矩感興趣而已,那個人神出鬼沒,大概不會現身的,你們等到天亮也沒用。”

    一名大漢上前,站到皇帝面前,兩只牛眼死盯著皇帝,“你這個昏君倒是伶牙俐齒,或許我們不用等到天亮,現在就動手,看看那個偷襲者敢不敢出來。”

    韓孺子的眼睛都干澀了,也不肯眨一下,“真是奇怪,你們為什么總說我是昏君?我連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說自己只是傀儡嗎?”大漢不屑地往地上啐了一口,“齊王叛亂,抓捕參與者也就算了,為什么要連坐他們的親友?這些人根本不是叛亂者,甚至夾道歡迎朝廷的軍隊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我的旨意。”

    “將這些人的女眷收入后宮,也不是你的旨意?”

    韓孺子驚訝地說:“我連聽都沒聽說過,后宮……我才十三歲!”

    大漢哈哈大笑,“昏君就是昏君,跟年齡沒關系。”

    韓孺子還想爭辯,突然想起皇太妃說過的話,太后為了日后廢帝方便,替皇帝制造了不少劣跡,這些劣跡恐怕不都是記在內起居注里,也有一些實實在在地發生了。

    他有點理解羅煥章等人的憤怒了,帝王的“家務事”影響到的可不只是家里人,還有許許多多無關的百姓。

    他垂下目光,低聲道:“那些事情不是我做的,可我的確是‘昏君’,因為我頂著皇帝的稱號,卻沒有擔起皇帝該負的責任。”

    大漢根本不相信皇帝的話,重重地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另一名江湖客開口道:“俊陽侯將這么重要的任務交托給咱們,不是為了跟皇帝聊天,少說幾句,等殺死那名女高手再說。桂教頭,真的只是一個女人嗎?”

    桂月華惱怒地嗯了一聲。

    韓孺子向窗外望去,漫漫長夜不知何時才能結束。

    大漢以為皇帝看到了什么,幾步跑到窗前,只見夜色籠罩中的皇城巋然不動,哪有半個人影?

    宮門郎劉昆升奔跑在寂靜的街道上,滿頭大汗,早晨起床的時候,他絕未想到老上司會被莫名其妙地奪印,更想不到自己能見到皇帝并接受密令,抱著據說是太祖留下的寶劍,滿城尋找可信的大臣。

    他已經兩次撞上巡城兵丁了,每次都擺出宿衛軍官的架子,才免于被捉,可是這樣毫無目的地跑下去終歸不是辦法。

    劉昆升終于想到一個人,于是不顧疲勞跑進一條幽深的巷子。

    安靜的夜里突然響起咚咚的敲門聲,誰家攤上這種事都會感到驚恐,可敲門人遲遲不肯放棄,宅內只好出來人詢問。

    “誰?”聲音膽怯而無奈,像是被迫出來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宮里的人,來找郭先生。”劉昆升說,只聽門內砰的一聲,似乎有人摔倒,劉昆升急忙補充道:“不是抓人,是有要事相商。”

    良久之后,院門稍稍打開,前國子監祭酒、前太子少傅、前禮部祠祭司郎中,曾向皇帝講授過《詩經》的老先生郭叢站在門內,警惕地打量來客:“我不認得你,你是……你是宿衛軍官,怎么會來找我?你一個人?”

    “我叫劉昆升,是一名宮門郎,家就住在附近,我二哥鄰居家的張文古曾經受教于郭先生門下,對您贊不絕口……”

    郭叢聽糊涂了,但是知道并非抓人,心中稍安,又打開一點門,“停停,你就說為什么來找我吧。”

    劉昆升向門內瞧了一眼,看到一名老仆哆哆嗦嗦地站在主人身后,于是低聲道:“事情不小。”

    郭叢嗯了一聲,“我老了,管不了大事。”說罷就要關門。

    劉昆升急忙取出腰間寶劍遞過去,“郭先生認得此劍嗎?”

    郭叢老眼昏花,側身讓老仆將燈籠遞過來些,接過寶劍送到眼前仔細看了一會,突然臉色一變,“此劍怎會在你手中?”

    劉昆升長舒一口氣,“我猜郭先生曾在禮部任職,應該認得此劍,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郭叢揮手示意老仆回院中去,然后伸手將劉昆升拉進來,關上門,另一只手緊緊握著寶劍,低聲道:“可以說了。”

    劉昆升幾句話就說完了,“宮里有逆賊將太后劫持,陛下逃出內宮,將寶劍托付與我,命我尋找認得此劍的大臣,可我沒處找,就想起了郭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人呢?”

    “被新任中郎將花繽抓走了,花繽白天的時候拿假圣旨奪走了官印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不喜讀書,當初我就知道……”郭叢皺眉想了一會,“走,我帶你去見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劉昆升大喜,“他認得此劍?”

    “認得此劍又能號令群臣的人只有一個,宰相殷無害,據說他逃出勤政殿躲了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郭先生知道殷宰相在哪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但是國子監生員當中總有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兩人出門,一個七八十歲,一個年過五旬,卻都懷著少年人才有的興奮,闖入茫茫黑夜。

    城外,還有一個人以凝望同一片黑夜。

    楊奉整整兩晚沒怎么睡覺了,一直在騎馬奔馳,每至一處驛站就換一批馬,如此馬不停蹄,終于在后半夜望見了京城巍峨的城墻。

    崔宏與接頭人約在城外的一家客店相見,他帶走了大部分衛士和所有太監隨從,杜摸天爺孫也跟去了,只有受傷的鐵頭胡三兒和兩名衛士留在中常侍身邊,騎在馬上,遠遠地望著客店。

    崔宏若是發現自己被淳于梟欺騙,出來之后就會與楊奉聯手,若是覺得一切順利,在店門口一揮手,兩名鐵甲衛士將會砍掉中常侍的腦袋。

    楊奉必須冒這個險,還必須給予崔宏自由選擇的余地,唯有如此才可能取得太傅的信任。

    他還不知道宮里發生的變故,只知道淳于梟的野心很大,不會扶持任何一名韓氏子孫為皇帝。

    肩頭受傷,加上長途奔襲,鐵頭胡三兒萎靡不振,卻不肯輸給一名太監,努力睜大雙眼,說:“趙千金是個講義氣的好漢,都是江湖上的朋友,難道求到自己頭上也不幫忙嗎?就算他收藏欽犯,你也不應該殺死他。”

    楊奉沒理他。

    “一看你就不懂江湖規矩,找一位知名的大俠,客氣點請他幫忙,大俠肯定能讓趙千金乖乖交出欽犯,一個人也不用死。”

    楊奉扭頭冷冷地掃了黑大個兒一眼,“江湖規矩就是討價還價、就是和稀泥,我今天要欽犯,你們明天給,我要淳于梟,你們給我一名他的弟子……別以為我不懂,想活得自在,按規矩來,想做大事,就得打破規矩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這個太監……”胡三兒憤怒不已,連倦意都沒了,卻一時找不出合適的話來反駁。

    店門打開,一群人從里面走出來,當先者正是太傅崔宏。

    崔宏沒有舉手示意,而是翻身上馬,很快馳到楊奉面前,臉色陰沉,“淳于梟沒來。”

    楊奉大失所望,“他很狡猾。”

    “他派來三個人,拿著一張圣旨,那張圣旨本應是虛張聲勢,他們卻拿出來真要將我免職,若非楊公提醒,我可能就會死在里面,北地大軍也將落入奸人之手。”崔宏一陣后怕,他之前完全相信淳于梟,進客店不會有防備,區區三個人就能將他刺殺。

    “淳于梟人呢,問到了嗎?”楊奉只關心這件事。

    “他去了懷陵,據說他被宮里的幾名侍衛盯上了,要將這些人引入埋伏一舉殲滅。”

    “淳于梟帶著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不到十個人,不過都是江湖上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懷陵離京城不遠,那里駐扎著一支軍隊,咱們現在出發,天黑前就能圍住淳于梟。”

    崔宏嘆了口氣,“我不能陪楊公去了,我得即刻進城,阻止崔家人稀里糊涂地幫助淳于梟,我帶來的這些衛士雖然不是頂尖高手,但也堪一用,請楊公帶去吧。”

    楊奉有點猶豫,可他太想抓住淳于梟了,“好吧,崔太傅明白就好。”

    崔宏又嘆了口氣,“我現在只有一個愿望,盡可能保住崔家,不要給淳于梟陪葬。”

    楊奉給崔宏留下兩名衛士和兩名隨從,帶著其他人直奔懷陵。

    天邊微亮,楊奉駛出了七八里,突然勒住韁繩,調轉馬頭望向京城,神情劇變,“我上當了!”

    楊奉發現自己犯下了嚴重錯誤,他本想讓崔宏回城阻止崔家叛亂,可崔宏很可能沒有進城,而是去南軍奪取大司馬之印。

    (求收藏求推薦)
Back to Top
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